高雄外送茶-高雄叫小姐,高雄茶訊,高雄茶莊|珍愛女人高雄外送茶|

珍愛女人外送美女粉絲團

高雄外約

高雄外送茶-高雄叫小姐,高雄茶訊,高雄茶莊|珍愛女人高雄外送茶|

    高雄外送茶-高雄叫小姐,高雄茶訊,高雄茶莊|珍愛女人高雄外送茶|本地的舞女幾乎都仰賴闊客的支持和養活,但在香港,不少舞女都有一輛私家車,憑她們真正算檯鐘的話,別說買車,供養一輛車也不夠,可是香港偏有不少女舞小姐,都是轎車階級,她們出來,比舞客還闊氣,這是為什麼呢﹖   就讓秋惠來告訴我們這個原因吧!   這是一家燈光艷麗,佈置新穎的舞廳,舞女的素質不錯,音響也過得去,地點在市中心,場子算得寬舒,就是大班的作風不行,成為二流的場所。   秋惠是這舞廳的玉女新星,剛進場時,這家的生意旺,她的檯子,總是來不及轉,一是本身的條件好,學歷高,談吐有內涵, 高雄外送茶-高雄叫小姐,高雄茶訊,高雄茶莊|珍愛女人高雄外送茶|氣質高雅,如名門淑媛。   再次是臉蛋很漂亮,一雙鳳眼,眼角微翹,水汪汪的眼珠子,輕輕送個秋波,有說不出的嫵媚動人,懾人心魂。尤其那凸凹分明的身段,有著堅挺飽滿的酥胸,奇細的纖腰,襯托出那高翹的玉臀更為誘人。   那股誘惑力,不論走路時腰肢扭擺,粉 高雄外送茶-高雄叫小姐,高雄茶訊,高雄茶莊|珍愛女人高雄外送茶|臀波動的姿勢,或看人時秋波迎送的風騷樣,樣樣都十分嫵媚。   因此有不少舞客趨之若騖,大膽去追,使她一砲走紅。   追求她的舞客雖多,可是她卻有「姐兒愛俏」的毛病,對舞客有所選擇。   年青俊挺的舞客,三五次的捧場過,會甜言蜜語,會奉承她,她就 高雄外送茶-高雄叫小姐,高雄茶訊,高雄茶莊|珍愛女人高雄外送茶|高興,二次宵夜過,要和她做達令,她總是半推半就的被拖進旅社。   一陣的翻覆雨,真是男歡女愛,春意濃濃。   年紀大一點的客人,她就看不入眼,有說不出的厭惡。   手在她身上碰碰,她也常耍大牌,負氣之下,一走了之,反正她客人多,下次若不坐她的檯子,少一個無所謂。   可是她祇做了三個月,碰到一個俊美的小白臉,兩人便打得火熱,天天緊纏在一起,親親我我地連舞客都不應酬了。   於是捧她的客人,大都散去,投在別的舞女懷裏,究竟舞客都是現實的,能摸著,能親吻著,總比只能看來的舒服。   那個子白臉倒不是阿飛之流,是個公子哥,在父親的公司做經理,為了熱戀秋惠,盜用公款被老子發現,在父親的經濟封鎖辨法下,使他動彈不得,於是也絕足舞廳,更不敢和秋惠見面 高雄外送茶-高雄叫小姐,高雄茶訊,高雄茶莊|珍愛女人高雄外送茶|

台北-台中-高雄外送茶 外送茶 sitemap